当前位置:首页幕后主创访谈《碧罗雪山》刘杰:拍电影不要有不纯的企图心

《碧罗雪山》刘杰:拍电影不要有不纯的企图心

《碧罗雪山》刘杰:拍电影不要有不纯的企图心在刚刚结束的第十八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上,《碧罗雪山》一片获得了评委会大奖。刘杰的电影一以贯之的内敛含蓄、冷静克制的创作态度,获得了不同专业声音的肯定。作为金马奖评审之一的香港导演谭家明把《碧罗雪山》列为去年最好的华语电影。

谈及电影题材何以再次关注司法体制类的故事,刘杰在接受早报记者专访时说:“这是我的个人兴趣, 而且就国家发展来看,司法体制也是最应该受到关注的一部分。中国这几年经济飞速发展,但司法体制的完善却相对滞后。作为一个导演,我希望通过电影在这方面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

去年某杂志采访台湾作家朱天文,问及她近年有没有了解大陆的电影,她说,自己好久没看大陆的电影了,侯导(侯孝贤)说,内地的刘杰不错……一时间,似乎所有圈内人都在夸奖刘杰,然而,即使在电影节上斩获了这么多奖项之后,国内的商业院线上仍然难见刘杰的电影,甚至很多影评人也鲜有看过《碧罗雪山》等片。

就题材而言,刘杰的电影书写的是边疆地区的边缘人物,不够“主旋律”,更谈不上“商业性” 。刘杰对记者表示:迄今为止,《碧罗雪山》国内外加起来的放映也就20场,其中十几场在国外,大多在电影节期间展映。“目前为止所有商业院线的经理都判断这样的电影没有市场,我心里也明白。所以即使北京有朋友愿意把《碧罗雪山》推上院线,我也不强求。在中国,观众能在电影院看什么电影都是由院线经理决定的。”

相比庞大的票房市场,刘杰似乎更愿意在高校内放映电影给年轻人看。《碧罗雪山》借着大学生电影节的契机先后在上海、北京、苏州、山东等地的大学院校里放映,获得了很好的反响。“我希望大学生能看明白这部片子,喜欢这样的片子,不然很难以想象十几年后的中国电影会是怎样的生态,很可能这片森林里最后只剩下一种树了。”“通过电影尽自己的责任”

东方早报:《碧罗雪山》显示出一种克制与冷静。这是你一贯的美学风格么?

刘杰:我的前两部片子《马背上的法庭》和《透析》在风格美学上都比这部片子完整,态度相对更鲜明。在这部片子里,我有意地把形式感和作者电影强调的创作姿态略去了。《碧罗雪山》肯定不是商业电影,但也不像人们想象中的艺术片,因为作者感不是那么强烈。

东方早报:从前两部片子的题材来看,你是否个人对司法体制这一类的故事特别关注?

刘杰:这是我的个人兴趣, 而且就国家发展来看,司法体制也是最应该受到关注的一部分。中国这几年经济飞速发展,但司法体制的完善却相对滞后。作为一个导演,我希望通过电影在这方面尽到自己的一份责任。

东方早报:你这一系列的片子都没有上院线,也没有发行DVD,会不会有一些可惜?

刘杰:我不在乎。这几部电影首先是为我自己拍的,如果要说到责任感,也是因为自己放不下,希望通过拍电影能给自己一个交代。如果太在乎电影的传播效应,我可能就离开了电影的本质,也不像一个作者。

  “不要有不纯的企图心”

东方早报:你几部片子的故事反映的矛盾冲突十分强烈。《碧罗雪山》里,你似乎有意把“冲突”隐藏起来了。

刘杰:没错,《马背上的法庭》和《透析》的冲突性都比《碧罗雪山》强烈,但拍摄时并没有考虑到审查的问题,我不带着阴谋论去拍电影,创作首先需要的是真诚。就我个人的观影体会来看,一部电影里,如果导演有任何矫饰的地方,我完全可以看出来。所以我也对自己说,不要有不纯的企图心,因为只要你动一动嘴角,聪明的观众就会知道你想说什么。

我并没有狡猾地在《碧罗雪山》里规避敏感话题,也不存在通过叙事的技巧来隐藏;我其实并不希望从政治符号的角度来解读影片里出现的一些意象,我从来没有以在电影里埋藏各种“隐喻”为创作之乐。你们看到的态度就是我的态度:大多数时候我也不知道答案是什么,甚至也无法说清是非对错,在拍摄电影的过程中,我个人也是十分纠结的。我自己也无法明确究竟选择哪一面呈现给观众。如果一个问题我已经明确知道了答案,那我就不会拍成电影了。

东方早报:那电影最终出来之后,内心有答案了么?

刘杰:还是没有,或者说,我所有的态度都在电影里。我觉得最愚蠢的电影,便是导演一个劲在向观众解释自己的观点。以《碧罗雪山》为例,政府、族人长者,和普通族人之间,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场,不能以简单的对错来区分。所以《碧罗雪山》最后是一个开放式的结局,希望能给观众一个多义性的解读。

东方早报:你个人觉得这个片子有什么缺憾么?

刘杰: 这个片子有跳tone(不是一个调,风格差异大)的地方,整体感没有《透析》那么完整。客观原因是这部片子里都是非职业演员,文化水平最高的只有一个上到初三的女演员;两个男演员都是小学,其他的都没上过学,也不懂汉语。作为导演很难控制,文化上的差异造成沟通上的困难。主观原因是在这个电影里,我不想给一个太完满的答案。我希望可以摆脱作者的姿态,把能扔的东西都扔掉。这方面来说,可能和一些“艺术电影”不太一样,在这部片子里我显得随意一些。所以如果给一些极端国际影评人看《碧罗雪山》,他们可能不太喜欢,因为没有作者鲜明的观点。

  “电影就是我的理想”

东方早报:为什么如此拒绝上院线?担心票房不好?

刘杰:我没有拒绝上院线,如果有院线愿意推动这一类的电影,我是很高兴的。不过现实是这些电影的票房就是不好,我又不愿去吆喝自己的作品。而且如果只是出于敷衍而勉强上线、快速下线,也没有意义。说实话,我对票房无所谓,也不了解市场,我几乎不看院线电影。头两部片子都是我个人投资,直到《碧罗雪山》才有了一部分广西电影制片厂的投资。

东方早报:你的片子海外发行情况如何?为什么不发行DVD?

刘杰:全世界会发行中国电影的公司不超过四五十家。三大电影节是一个门槛,即便没去过威尼斯、柏林、戛纳,但是去过釜山、东京,或者圣巴斯蒂安的话,也能见到一些区域买家,就是上述四五十家中的七八家。《马背上的法庭》出来后,我做了DVD,也参与了影片的国内外宣传,虽然最后赚钱了,但对我来说太累,所以后两部片子我就不愿意这么干了。我不靠电影谋生,电影就是我的理想,只想单纯做电影。拍艺术片要含蓄、矜持,站在单纯的人性的立场上,在不景气的行业里寻找更多的机会。

转自东方早报2011年05月05日

0 条回复 A文章作者 M管理员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